1. 首页 > 书法

定风波 楷书,苏轼定风波楷书书法作品

定风波 楷书?《定风波》是苏东坡最著名的一首词,描绘了他在狱中的心情和生活遭遇。以下是这首词的原文和书法:正因爱着江南好风景,才肯把眉头紧锁。人生如此短,何必自寻烦恼?且看明月,皎皎如昼,一片江山,千里烟波。那么,定风波 楷书?一起来了解一下吧。

定风波书法作品楷书格式

苏轼的《定风波》一共有四首

1、《定风波·莫听穿林打叶声》译文

三月七日,在沙湖道上赶上了下雨,拿着雨具的仆人先前离开了,同行的人都觉得很狼狈,只有我不这么觉得。过了一会儿天晴了,就做了这首词。

不用注意那穿林打叶的雨声,不妨一边吟咏长啸着,一边悠然地行走。竹杖和草鞋轻捷得胜过骑马,有什么可怕的?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,照样过我的一生。

春风微凉,将我的酒意吹醒,寒意初上,山头初晴的斜阳却应时相迎。回头望一眼走过来遇到风雨的地方,回去吧,对我来说,既无所谓风雨,也无所谓天晴。

2、《定风波·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》译文

常常羡慕这世间如玉雕琢般丰神俊朗的男子,就连上天也怜惜他,赠予他柔美聪慧的佳人与之相伴。人人称道那女子歌声轻妙,笑容柔美,风起时,那歌声如雪片飞过炎热的夏日使世界变得清凉。

你从遥远的地方归来却看起来更加年轻了,笑容依旧,笑颜里好像还带着岭南梅花的清香;我问你:“岭南的风土应该不是很好吧?”你却坦然答道:“心安定的地方,便是我的故乡。”

3、《定风波·两两轻红半晕腮》译文

十月九日,孟亨之在秋香亭摆酒。有两支木芙蓉花,单独对着徐太守开放,坐着的客人都高兴地笑着,认为除了徐太守,没人适合这花,因此作了这首词

两朵芙蓉渐渐地红起,像美人半红的脸一样。

定风波楷书硬笔书法作品

楷书的独特魅力:

书法艺术的独特魅力特征,令任何一个门类的艺术很难与此相提并论。书法艺术的创作过程也是一种抒情的过程。人们对书法作品的审美过程也应该是一个综合的、立体的过程,而不应满足于表层的视觉感受,而必须是一种包括文辞内容、文化含量的内在的深层文化信息的全面体验过程。可以说,“文化是书法的核心”,书法就其技法层面,如间架结构、章法布局。

书法本身负载着历史沉淀下来的深厚文化内涵。书法之所以在中国的艺术和文化中独领风骚、永葆青春,不是在于它的表层艺术,而是在于它内部蕴涵着的深邃的文化。对书法的审美必须把它放到中国哲学观的层面。可以说,书法是一个文化的概念,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艺术概念。书法应该是艺术而不是技术,这无论从它的产生、发展,还是从它所承载的内涵来讲,都是毋庸置疑的。

传统文化与书法有着一种无法拆解的因缘,所以说书法因文化而具有了灵魂。反过来,书法又以其形式美让文化放射出光彩。因此可以说,只有当文化作为书法的内涵时,书法才能够感人。

苏轼定风波原文字帖

钢笔入门字帖,最好采用毛笔的小楷字帖。行书入门,则推荐毛笔的经典小行书。具体如下:

楷书推荐:王羲之的《乐毅论》。钟绍京的《灵飞经》。赵孟頫的《道德经》。

王羲之的小楷,流传下来的有三个:《乐毅论》《曹娥碑》《黄庭经》,其中,《黄庭经》的名气最大,但经千翻百刻之后,早已不像样子了;笔者以为,就目前的刻本而言,当以《乐毅论》为最佳学书范本,而《曹娥碑》则可作为追求变化的参考。

王羲之《乐毅论》图片

《乐毅论》是三国时期魏夏侯玄(泰初)撰写的一篇文章,论述的是燕国名将乐毅征讨各国之事。被王羲之的后人智永和尚视为王羲之正书第一。而笔者也以为,王羲之之所以能奠定小楷的欣赏标准,此帖的功劳不容小觑。

《乐毅论》的结体端庄大方,或大或小,或正或侧,或收或缩;笔画遒媚,横有仰抑,竖每多变,撇缓捺急;章法上则拘横行,大小随意安排,相映成趣。整体风格外标冲蔼,内含清刚,是所谓“不激不厉,而风规自远”的杰出代表,因此也就被历代书法家称颂不已。

笔者临习小楷,就是从《乐毅论》开始学起的。虽然中间也曾临摹过其他小楷,但心里始终放不下的,还是这篇《乐毅论》。

就笔者的临习感受来说,突出感受有三:

一是结构上:字形宽扁、左小右大。

定风波毛笔字楷书

【翻译】

不要去听雨打到林叶的声音,不妨边吟诗长啸,边慢慢渡行。手拄着竹杖,脚穿着草鞋,走起来比骑马还要轻快。怕什么风吹雨打?披着蓑衣,顶着风雨,漫步在崎岖的人生路途上,这是自己平生经历惯了的。寒冷的春风吹醒酒意,身上感到一股寒意,山头夕阳西下,给自己送来一点暖意。回望刚才走过的萧瑟处(偏向于心理精神上), 所谓的风雨都已经无所谓了!


【赏析】

此词作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天(1082年)。它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,于简朴中见深意,于寻常处生奇静,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,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生理想。

首句"莫听穿林打叶声",一方面渲染出雨骤风狂,另一方面又以"莫听"二字点明外物不足萦怀之意。"何妨吟啸且徐行",是前一句的延伸。雨中照常舒徐行步,呼应小序"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",又引出下文"谁怕"即不怕来。徐行而又吟啸,是加倍写,"何妨"二字透出一点俏皮,更增加挑战色彩。首两句是全篇枢纽,以下词情都是由此生发。

"竹杖芒鞋轻胜马",写词人竹杖芒鞋,顶风冲雨,从容前行,以"轻胜马"的自我感受,传达出一种搏击风雨、笑傲人生的轻松、喜悦和豪迈之情。

定风波名家书法作品

苏轼一生多磨难,他不随波逐流、不攀炎附势,在诗词文章取得很高艺术成就的同时,道德操守令人敬佩。 苏轼文品人品俱佳,他的作品慷而不悲、哀而不伤。

1

写下《定风波》之时的苏轼正贬居黄州。那时的他已年过四十,宦海浮沉,心境自如。

其时,苏轼刚从一生最大危机的“乌台诗案”中脱身,1079年,因政见不同,新党李定等人构陷苏轼所作诗词有反意,酿成文字狱。苏轼入狱四个月,几次有生命之忧。

幸亏太皇太后临终前有交待,旧党领袖王安石当时已退居金陵,也上书说:“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?”宋神宗才没有下决心杀掉苏轼,只是将他贬谪黄州(就是现在考生闻之色变的“黄冈”),任团练副使。

初入黄州,苏轼的心情难以平静。“江城地瘴蕃草木,只有名花苦幽独。”这句诗透露了苏轼的愤懑难平。

此时陪在苏轼身边的是妻子王闰之、侍妾王朝云。苏轼的原配王弗已于离世多年,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,而王朝云最初是王闰之的侍女。

出身书香门第的王弗在十六岁时嫁给苏轼,他们相处的时光正是苏轼一生中的春天。苏轼在嘉佑二年(1057年)与其弟苏辙同时进士及第,一时风光无限。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,少年意气,前程似锦。

在与苏轼度过十一年的幸福时光之后,年仅二十七岁的王弗离世,留下一子苏迈。

以上就是定风波 楷书的全部内容,楷书推荐:王羲之的《乐毅论》。钟绍京的《灵飞经》。赵孟頫的《道德经》。王羲之的小楷,流传下来的有三个:《乐毅论》《曹娥碑》《黄庭经》,其中,《黄庭经》的名气最大,但经千翻百刻之后,早已不像样子了;笔者以为,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信息真伪需自行辨别。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,不保留版权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